CP:朔間零X天祥院英智

※同樣標題與內容沒什麼多大關係……

※時間點在活動「衝突!思い還しの返礼祭」之後,和前篇陽光下同一條線,英智可能也有參加返禮祭但姑且還是用私設,冷CP自產糧食,一切都不介意的話再往下看,感謝。

 

 

落日餘暉經窗戶透射進病房內,門悄悄地被打開,一個人靠近病床,看見床上的人闔著眼,思考是否開口時,對方先出聲了。

 

「我沒睡著哦,只是例行性躺著休息。」睜開雙眸,清澈的藍瞳映照著來人的面容,「你來了啊,零。」

 

朔間零拉了張椅子坐下來,望見面前的人準備坐起身便說道:「還是躺著比較好吧?英智。」

 

「都躺了一整天了,很累吶,換個姿勢動一動也好。」天祥院英智伸個懶腰後回答。

 

「現在感覺怎樣?好點了嗎?」

 

「我覺得狀況不錯可以出院了,醫生卻要我多留幾天觀察。」

 

「乖乖聽醫生的話,把身體調整到最好再回到學校,不然又像這樣突然倒下,會令人傷腦筋啊。」

 

「……明明知道我最討厭醫院,濃濃的消毒水味道、各種針頭藥液,以及難吃的病人餐。」

 

天祥院英智抱怨道,在朔間零眼中就像個孩子耍任性,不禁莞爾一笑,引起前者投來疑惑的目光。

 

「皇帝像個坐在王座上任性的小孩可不行喔?」

 

「沒關係,我都這麼說過自己了。」

 

「是這樣嗎?」朔間零吃驚了下,看天祥院英智點了點頭,隨後帶著笑意繼續說:「那麼,返禮祭也結束了,這幾天吾輩都來陪你,就好好待在醫院休息好嗎?」

 

「唔,你都說到這份上,我豈不是只能聽醫生的話了,好奸詐。」

 

「吾輩是為了你好,被這麼說真傷心啊。」

 

「不過還真早來,我以為你要來也是晚上、深夜的時候。」

 

「太陽沒有高掛天空就可以行動了,早點來也能多陪你,晚上是你睡覺的時間,而且在夜晚身心狀態都最佳之下,吾輩怕會忍不住想偷襲哦?」

 

「呵,隨時歡迎你的到來,吸血鬼。」

 

天祥院英智露出挑釁的笑容,朔間零見狀湊上前親吻,考慮對方的身體狀況,採取不激烈的吻法,結束漫長的一吻,天祥院英智表現出滿足的神色。

 

「聽敬人說你在返禮祭上不是以UNDEAD參加?」

 

「嗯,是用『デッドマンズ』的身份。

 

「久違了啊,這個組合,因為想聽零親口告訴我,所以就沒讓敬人講,說來聽聽?」

 

「樂意至及。」

 

朔間零敘述著返禮祭上的事,天祥院英智認真專注的聽著,不時對有趣的部分給予回應。

 

「原來你之後要和羽風君組隊啊,本來想等畢業後邀你一起呢。」

 

「那不是最不可能的選項嗎?」朔間零笑了笑,他知道這只是天祥院英智的玩笑話。

 

「說的也是,我和零最適合不是並肩一起,而是敵對關係。」

 

即使兩人現在關係親密,按世俗的概念就是所謂的戀人,然而在偶像這條道路上,天祥院英智與朔間零深知成為彼此的勁敵,才是最有效成長的途徑,而且雙方亦享受其中。

 

「說起來英智你的頭髮是不是變長了?」

 

「現在才注意到?」

 

「那倒不是,剛剛沒找到時機問。」

 

「因為入冬以來身體容易變得不好,最近更是常往醫院跑,加上天氣那麼冷,一不留意發現頭髮長了,忽然想像你那樣綁起小辮子不曉得會怎樣,索性暫時不去剪。」

 

朔間零伸手撫摸天祥院英智的髮梢,後者詢問留長髮的意見,朔間零回答:「和你的長相應該很搭,想留的話可以試試看,給人的感覺或許又會不一樣,不過吾輩最喜歡還是你現在這個樣子。」

 

「是嗎?那還是不要留了,出院後回學校之前整理下吧,零幫我剪如何?」

 

「吾輩可不會這種事,涉搞不好會?」

 

「涉是天才,感覺連剪髮也會呢!」天祥院想到同一組合裡、也是三奇人之一的日日樹涉,絲毫不意外他會這種事,「對了,零有這次返禮祭的照片嗎?」

 

「吾輩直到前陣子都還不會用手機,拍照片更不太熟悉呀,要不要問蓮巳君?」

 

「呵,也是啊,零不會用科技產品這點真的很有趣。」

 

「畢竟是吸血鬼老爺爺。」朔間零藉由天祥院英智的話笑著反嘲自己。

 

「之後找敬人問吧,嘛,比起照片,果然更想看現場,舞台上帥氣、閃閃發光的零,可是讓人完全移不開視線。」

 

「多謝誇獎,吾輩也喜歡拼盡全力、努力歌唱的你的身影。」然後……將那樣的你擊潰,心情就會十分愉悅,儘管要是你真的倒下,也會很傷腦筋就是了。

 

朔間零沒把後頭的話說出口,天祥院英智不知道對方的內心在想什麼,但清楚所說的話不止這樣,然而並不打算追問,再度啟齒換了話題。

 

「大神君真的很憧憬、很喜歡你,而你卻沒看出來……不,你是明知道下反而刻意疏遠,被敬人挑明似乎稍微生氣了呢。」

 

「欸……」朔間零苦笑,天祥院英智說的都是事實。

 

「不過最後能相互表明心意真是太好了,敬人除了擔心同組合的神崎君,還抱怨你兩句。」

 

「讓蓮巳君替吾輩操了心,還做了這麼多事,改天要好好道謝一番。」

 

「一味逃避不是好方法,雖然我明白零只是害怕分離,以及不會處理情感方面,這點真可愛。」

 

「請別針對老人家的弱點緊追不捨。」

 

「我可是樂在其中哦!」追著他人的弱點不放,對天祥院英智是種樂趣,尤其對象還是自家戀人,更是令人覺得好玩,「明明你對我倒是很快就坦白感情。」

 

「你是特別的,晃牙、阿多尼斯、薰君,甚至吾輩的弟弟凜月,全都是不一樣,雖然在返禮祭暫時恢復年輕,但現在……還無法完全恢復到過去那個讓晃牙喜歡的朔間零,所以之前才選擇逃避吧……」

 

「……是因為我嗎?」

 

朔間零楞了楞,望著天祥院英智低垂的眼臉,而後揚起一抹柔和的淺笑,「不是的,有很多原因,如果被擊敗就變這樣,那吾輩未免也太脆弱不堪了,所以和英智沒關係,只是吾輩個人問題,雖然不曉得要花多久時間,但吾輩向你保證,吾輩會回到那時候、最初的吾輩,這也是為了吾輩深愛的UADEAD及孩子們。」

 

「零……嗯,我會等待期待著那一天……咳咳……」突然由自身一串咳嗽中斷話語。

 

「英智?」

 

天祥院英智低下頭用手掌捂住嘴,然而咳嗽沒有停下來仍持續發作,身體劇烈地顫抖,面部痛苦得扭曲,恍若有雙手正扼住天祥院英智的脖子,使人喘不過去隨時都有窒息的可能,朔間零緊張得準備去按呼叫鈴,卻被人阻擋。

 

「英智!」

 

朔間零罕見地大喊,天祥院英智艱難地搖搖頭,「氧……氧氣罩……」

 

聽聞天祥院英智的話,朔間零只好先聽從對方的話,讓他躺下再把儀器戴上去,靠呼吸器運作,天祥院英智的呼吸逐漸平穩下來,即便臉上依舊失去血色,但沒有方才那般來得難看,在朔間零看來,剛剛的天祥院英智糟糕得彷彿下一秒就會停止呼吸、迎接死亡。

 

身子比較舒緩些的天祥院英智,抬眼便望見朔間零因擔憂而焦慮不安的模樣,勾起虛弱的微笑緩緩開口,「很少……能看到零這副慌張的樣子……好像賺到了呢……」

 

然而回應他的是一陣沉默,良久佇立著的朔間零才啟齒,「……不要說這種話,你知道吾輩不喜歡,英智。」

 

此刻朔間零的神情比起憤怒,更多的是深深的悲傷,又或者僅僅如同不知所措、想哭泣的孩子,令人忍不住想好好安慰。

 

啊……搞砸了呢,明明只是想緩和一下氣氛才那麼說的,明明……不想讓零擔心,結果還是讓他露出那種表情了……

 

「抱歉……」

 

「不要道歉,吾輩只要你沒事就好,真的不需要叫醫生嗎?」

 

「醫生要是看到我這樣,恐怕出院又得延遲了,已經沒多少時間,我想能留有更多時間……待在我深愛的夢ノ咲學院。

 

剩下不多時間並非指身體上,而是身為三年級的他們即將畢業,思及此的朔間零嘆了口氣,坐回椅子,略無奈卻仍答應天祥院英智。

 

「吾輩知道了,那麼你就好好睡上一覺,吾輩會一直陪在你身邊。」

 

「零,謝謝你。」

 

「說什麼謝謝呢,英智你是(吾輩的)寶物啊。」

 

 

通往英智所在的病房的走廊上,fine另外三位團員朝目的地走去,在快要接近病房前的日日樹忽地停下腳步。

 

「怎麼了?日日樹學長?」姬宮桃李問道。

 

「嗯,英智現在在睡個好覺,我們就別進去吧!」

 

「唉?你怎麼知道?既然都來了,看會長一眼也好啊!」

 

「打擾人的美夢不是件美好的事唷?若英智和友人享受著幸福的時光,日日樹涉我一同感受到,那也是幸福之人。」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接收到日日樹涉的視線的伏見弓弦,瞬間了然便轉身對姬宮桃李說道:「少爺,會長大人都睡著了,就算開門可能也會造成動靜,我們今天先回去吧?」

 

邊勸姬宮桃李邊把人引開,日日樹涉趁機悄悄拉開房門,看見意料之內的人影,那人朝他比了個噤聲的動作,接著從對方唇型讀出無聲的謝意,日日樹涉展露微笑,稍稍彎腰行禮,「那麼親愛的英智就交給你了,零。」

 

日日樹涉離去後,朔間零回頭凝視安穩沉睡中的天祥院英智,身子往前傾在愛人的額上落下一吻。

 

「晚安,英智,願你有個好夢。」

 

 

 

Fin

 

 

這篇在返禮祭活動期間就開始構想,手稿三月底就寫完了,但一直懶得打字……剛好黑暗新星在這幾天弄了整場活動翻譯,促進我打雞血迅速用一個晚上打出來,因為有了翻譯,所以稍微修改下,但和原本變動也不大就是了www

 

開頭的提醒也說到英智可能有參加返禮祭姑且還是用私設,這點等明年被打臉再說哈哈哈,不過我也不會改,因為很喜歡自己想的這篇!我腦中的零英零就是這樣美好(靠官方發別家CP糖來激勵對自己愛的CP愛更深真是23333

 

沒想到字數有破3000啊!知道後獲得大大的滿足www來講下在想這篇時的一些想法,有興趣可以看看,頭髮變長的英智想像了下,美好……美人氣息一定更凸顯出來,超棒啊!還有英智說隨時歡迎你的到來吸血鬼,兩人的談話很常有這種模式,個人很喜歡這樣www

 

返禮祭真的很​​棒,所以也就更喜歡零和英智講返禮祭上的事www我喜歡把UNDEAD和輕音部當作唯一歸處,同時心裡也絕對留著一個即使不明顯也是獨一無二的位置給英智的零,應該說零就是會把門把們看得最重視,遊戲故事中說到的歸處,不想因為零有喜歡的人之後而捨棄什麼的,那就不是零了!

 

沒寫到的部分,在英智眼裡其實三奇人都像小孩子,零說這是把他們打敗的皇帝可以為傲而說出來?(這句想不到更好的講法)英智回不是因為那樣,而是他們各個都是怪人,卻也一致不擅長情感處理,很可愛,零無奈的笑了(認同英智的話),然後覺得笨拙、不會處理感情方面的零,英智會帶著笑臉攻他這點很萌(喜歡英智語言調戲零,皇帝的攻氣!英零意味w

 

三月那時寫完後,被自己寫的涉萌到啊!他怎麼這麼可愛!很喜歡最後一段零和涉的互動,因此好想寫涉的文,但涉這個人超難寫!寫不好他講話方式……所以大概暫時><

 

最後,如果有被我的文戳到、喜歡上這對CP,十分感謝!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斗 的頭像
夜斗

忘卻の彼方

夜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