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P:朔間零X日日樹涉

這對過去完全是個謎,因此通篇捏造、過去妄想產物,兩人並非戀人關係。

嘗試換個寫法,零的視角,但好像失敗了……結局大概不那麼美好。

所以連我自己也不曉得在寫什麼……手感一直抓的不對,可能以後會重寫吧……看完務必閱讀後記!

以上都可接受者再往下看,感謝!

 

 

當意識到連天才日日樹涉也敗於那位天祥院英智這一事實時,朔間零腦海中只剩下去找他的念頭,但尋遍整個夢之咲學院都不見蹤影,問了同為奇人的深海奏汰、齋宮宗以及那個人,全沒有消息,最後朔間零判斷日日樹涉大概不想見任何人,包括自己。

 

 

最近白天感覺越來越疲憊了,雖然活動時間本來就是在晚上,但過往會頑強對抗吸血鬼懼怕的陽光,現在卻精神差得採消極心態,連帶睡眠都不安穩,朔間零想是回歸塵土的時候到了?不,要進入永久沉睡還為時過早,重視之物仍存在於身邊,沒道理自己放手。

 

即便天空還亮著,在棺材裡翻來覆去的朔間零,睡意全消只好起來,接下來要做些什麼心裡有個底,往演劇部的方向走。大門關著,敲了敲無人回應便直接打開,他要找的人並不在裡頭,不由自主地嘆氣一聲。自那天之後有三天沒看到日日樹涉,朔間零想見他並非擔心對方會因為敗北而失意,僅僅只是看一眼,自己可以獲得安心罷了。

 

既然演劇部沒人,朔間零便漫無目的在校園遊走,天祥院英智打敗五奇人及國王月永レオ以後,被人冠上『皇帝』的稱號,校內秩序穩定,過去的混亂已不復見,然而隨著混亂彷彿有什麼一同失去了,朔間零對現狀稱不上認可,卻也覺得無所謂,反正變成這樣的最初源頭之一有他,而且……時間停下來於吸血鬼而言沒什麼影響。

 

啊……好渴……

 

本來就因為睡不好導致精神不佳,加上還在陽光仍有一定強度下到處亂走流失體力,朔間零才想起他起床後還沒喝任何東西,現況真是糟糕透頂。只好對自己講再撐會,很快就能回到輕音部部室。倏忽停下步伐,遙望前方的涼亭有道人影,睜大紅色雙眼面露震驚的神色,因為那是惦記在心上許久的人,雙腿比大腦快一步行動,趕緊跑向那邊。

 

「涉!」想呼喚名字,然而在發出一個音節後身體不由自主往前傾,並沒有如預想中倒地,而是在一個溫暖的懷抱。

 

「你在做什麼?」

 

即使語調沒有起伏,朔間零抬眼也能看見日日樹涉眼神裡的擔憂,他笑了笑,正打算開口卻變成驚呼一聲,後者把他公主抱了起來,朝涼亭走去。

 

兩人並肩坐著,日日樹涉伸出手輕撫朔間零的臉頰,啟齒道,「臉色好差。」

 

注視那雙漂亮的紫色眼眸,朔間零不自覺地吞了吞口水,喉結滾動,察覺出意圖的日日樹涉,扯開制服領帶,側過身將左邊衣領拉開來,露出有著好看弧度的脖頸。

 

「喉嚨很乾吧。」

 

看見日日樹涉話語落下嘴角稍稍揚起,暗示已經那麼明顯,朔間零當然不會拒絕,畢竟他確實難受,一手抓住肩膀一手按著腦袋,迅速朝跳動的頸脈咬了下去,甜美的血液順著舌尖湧入喉嚨,緩解了乾涸,這般美味令朔間零舒服地瞇了瞇眼,卻淺嘗即止沒有繼續下去。

 

「這樣就夠了?」

 

「嗯。」朔間零埋在對方頸窩裡應聲,舔了舔由犬齒弄出的傷口,「有得到些緩解就足夠了,謝謝你,涉。」

 

「你的牙齒似乎沒有以往俐落了。」日日樹涉回顧方才朔間零的舉動帶來的感受說道。

 

是嗎……朔間零沒有否認,他知道自己狀況不好,不過沒料到或許比想像中還差,半晌,日日樹涉說現在跑到外面變成這樣是因為他,並非疑問句而是肯定語氣。

 

「是啊,完全不見人影,雖然知道你輸了或許不甘心,可我還是想見你想得不得了。」就著姿勢環抱住日日樹涉說道。

 

「抱歉,我啊,原以為即使輸了可以欣然接受,不過看來是高估自己了,敗北的滋味沒想到是這麼令人不甘。」

 

朔間零望向日日樹涉那張一直都是冷漠的臉,竟也會露出那種表情,唇邊上揚了些許弧度,湊近面頰親了親,然後似乎覺得不夠,乾脆轉移目標親上薄唇,柔軟的舌尖細緻地沿著唇線描摹,日日樹涉張口讓對方得以探入口腔內翻攪,雙舌糾纏一起,吻得越來越激烈,彼此幾乎要窒息才捨得分開。

 

「不要挑逗我啊,零。」

 

「是你的那種表情先勾引好嘛。」

 

「那種表情?」

 

「沒注意到嗎?不那麼游刃有餘、少見地表現出真實情感的模樣。」

 

日日樹涉聽了大笑起來,停止後帶著笑意啟齒,「看樣子是這樣呢,『皇帝』天祥院英智……真有意思。」

 

朔間零眨了眨眼有點恍惚,日日樹涉眼中好像冒出從未見過的光芒,那是否是他的錯覺,又或者……最終以過於疲勞採信了前者,然而在不遠即將到來的未來,朔間零才瞭解原來從那時起自己就選擇逃避。

 

***

 

醒過來時發現並非身在侷限空間的棺材內,而是柔軟的床上,朔間零眨了眨眼,扭過身子將臉埋進枕頭,汲取屬於這張床的主人的味道。

 

好香……好好聞……

 

經過昨夜那番激烈,那人還是起個大早,轉念一想這不意外,不過若睜開眼就能見到對方躺在身側甚至相擁,那可謂美好時光。

 

「這時候零會醒過來一次。」

 

隨著房門被打開,一道聲音傳入朔間零耳裡,日日樹涉帶著確信的口吻開口,朝床邊走去。

 

「還是那麼會算準時機。」等日日樹涉的身子湊過來,抓住領帶拉近自己討了個早安吻,而後注意到什麼,略微楞了楞,「你穿學校制服,要去學校?」

 

「這麼問還真奇怪,這不是當然的嗎?」

 

反而日日樹涉投出疑惑,這下朔間零意識到是問了多怪異的問題,可他也不曉得為何會這麼問,只好微笑隨便丟個解釋,「想要你一直陪我,反正對涉來說,學校很無聊呢。」

 

「那倒不盡然,覺得周圍的人事物漸漸變得鮮活起來。」

 

……以前是這樣說的嗎?好像哪裡不一樣……

 

朔間零正要陷入思考之際,日日樹涉沒給他機會,說:「零繼續睡吧,餓了的話,我做了些東西放在電鍋裡保溫。」

 

朔間零點頭應聲,望著離去的背影,躺回床上再度闔眼。

 

第一次見到日日樹涉是在新學年展開前夜,散步於夜晚的校園,無意間看見一道身影,銀藍色短髮在月光照耀下閃閃發光,那雙藍花楹般淡紫色瞳孔透露一絲冰冷,與面無表情、渾身散發著不易接近的冷漠氣質那叫個般配。

 

十分漂亮的人。

 

當下腦中浮現出的第一個想法,完全被吸引住,致使走向前詢問,「你是什麼人?看起來不是學校的學生。」

 

對方朝他看了一眼便準備掉頭離開,朔間零豈能任由人走,立刻拉住肩膀,「就這麼不回話可不好喔?要是私自闖入得處理喏。」後半句純屬威嚇用,就算是私闖他壓根懶得管,又不是什麼正義之人。

 

不過或許話語起效用,銀髮少年停了下來,朔間零聽到自那人口中而出的第一句話——只是想先來看看未來生活的場所。聲音很好聽,接下來的印象更是深深地刻畫在腦袋裡,勾起一抹輕笑,好看得令人著迷。

 

隔天特地去觀看新生入學典禮,那位冷淡的美人所帶的氣息與眾不同,果不其然很快就在當中找到他,默默注視著。

 

日日樹涉,涉……

 

之後開始關注起這名名叫日日樹涉的少年,發現他都獨來獨往,對周圍淡然置之,即便如此那高超的歌唱與演技張力,總能強烈吸引他人眼球,無疑就是位天才,朔間零在看完日日樹涉第一場表演後作出如此感想。明明將自身的光輝毫不保留的展現出來,卻依然獨身一人,大概那光輝包含著不是熾熱的情感,而是凜冽冰霜。

 

「有事嗎,吸血鬼先生。」

 

這是日日樹涉對他說的第二句話,朔間零也不是沒想過要上前搭話,只是打算慢慢來,先好好瞭解一番再行動,沒料到反而對方先向他開口。

 

「怎麼這麼問?」

 

「這一週你都徘徊在我附近吧,沒有特地隱藏就表示你不在意被人知道,那麼我會發現很正常。」

 

「我覺得就算刻意隱匿蹤跡,你也可以察覺出來,日日樹涉君?」朔間零撩了撩頭髮,帶著高傲的笑容繼續說:「話說回來,你知道我是吸血鬼,看來本大爺的名氣很高啊!」

 

「自稱吸血鬼的中二形象,這所學校沒人不知道吧?」

 

「講話帶刺很強勢呢,問我有什麼事,拐彎抹角不是我的作風就直說了,我對涉有興趣。」

 

「剛見面就直呼別人名字,自來熟嗎?」

 

「你是天才,旁人不及於你,然而也因為是天才,所以沒人能夠理解你,與你站在一起。」

 

「你想說你可以?」

 

「不曉得,沒試過誰都說不准,但本大爺確信我和你一起,絕對更加耀眼奪目,加入我的組合成為死者。」

 

「你剛剛說對我有興趣,不過很抱歉,我對成為死者、以及朔間學長你全不感興趣。」

 

拒絕的回答絲毫令人不詫異,這樣越發激起朔間零的征服欲,後來的發展反倒意外沒有原先設想的困難重重,一年級裡不止日日樹涉,還有另外三人十分突出,含朔間零在內被大眾認為是校內奇妙人物,興許怪人間有著某種特質使他們相互吸引,用待皇帝天祥院英智出來剷除混亂的前段時間,突然冒出「五奇人」這一稱呼作為劃分來論,那時五人保持著不能沒有彼此的特別關係。

 

其中朔間零及日日樹涉關係更為特殊,不過這也只有奇人間知曉罷了。

 

朔間零發覺越靠近日日樹涉,越有向下淪陷的感覺,有那麼一個人可以使他如此著迷還是頭一回,他想孤傲狂野的自己與冰冷淡漠的涉看似不搭,但實際上相性很好,不然怎麼走得這麼近,站在一起是遲早的事,朔間零如此深信著。

 

 

「又去探望那個皇帝了嗎?」

 

「嗯,每次去都覺得不可思議,明明是那樣孱弱的身軀,就躺在病床上仰賴輸液活著,可是在舞台上卻判若兩人般,華麗綻放的表演,那是多麼一生懸命啊,奮力到這種地步……有什麼理由呢。」

 

朔間零在太陽西下醒來時常見不到日日樹涉,經過好幾次自然納悶便去問本人,得知他居然去探望那位將他們打敗的天祥院英智後,朔間零十分不解。

 

「因為很有趣啊。」

 

簡短的一句話便可以表明一切,那時朔間零終於想起以前問對周遭不在意的日日樹涉為何會和他、奏汰他們一起,是怎麼回答。

 

「我們是同類,就算枯燥乏味、無聊也沒關係。」

 

涉變了——朔間零這麼想,隱約冒出某種臆測,只是不敢去確信。直到日日樹涉又做出驚人之舉——加入fine,他開始迴避,不再索求對方的血,連對話也越來越少,雖然這麼做的一開始很痛苦、很難受,但朔間零想時間一久,自己會習慣的,畢竟他本是與黑暗為伍的吸血鬼。

 

之後皇帝回歸,日日樹涉徹底化身為小丑陪於皇帝左右,那副模樣與記憶中根本連結不上,更是無法想像,如果這是戴上面具後的舉動,那麼過去認識的那個日日樹涉就一定是真的嗎?朔間零不能肯定。

 

某日,日光不太強烈的午後,朔間零難得起意選擇這個時間去散步,走在花園小徑上,享受花朵帶來的芬芳與清香,忽然瞥見遠處花園露台那方向有人,現在學校最強的組合『fine』似乎邊喝下午茶邊聊天,天祥院英智在笑,日日樹涉同樣也在笑,曾幾何時看過那個人嬉笑的面容,被歡樂的氣氛包圍,可朔間零覺得那不全都是虛假的。

 

抬頭看著太陽從雲縫裡露出來,明亮刺眼地使他瞇起眼睛,並伸手擋了擋光線,深深地呼出一口氣,頃刻間唇角泛起一絲慘笑。

 

日日樹涉需要的並不是同類,而是能拉他回地面上的人。

 

 

 

 

 

吸血鬼以為自己拉住天才站到身邊,然而事實上抓住對方的那隻手終究是人類——

 

原來這一切僅僅是太過真實的錯覺。

 

 

 

Fin

 

 

不知道在亂寫些什麼的4000字……字數真多XD後記想說的很多啊……該從哪開始講呢,因為零留學過一年,整個學校他年紀最大,所以覺得另外四位奇人和零差一個年級應該合理。

 

這篇兩人前後關係是:零在涉入學前夜遇到他,大概一見鍾情(x)便開始關注,時間越久越被吸引,涉本來不理人,但怪人還有奏汰、宗和魔法使,於是相互吸引成了朋友,零和涉之所以關係更不一般,是因為零那時非常主動纏人www

 

在這邊插一個必要說明,五奇人保持著不能沒有彼此的特別關係這句,是我看到當初每位角色都有日日日老師的介紹/評語,老師在介紹奏汰時說了這句話,經過這次七夕活動,已經對五奇人和會長過去的爭鬥更謎了,結果現在還發現這點,咦咦咦??腦袋不斷冒出問號,不能沒有彼此的特別關係……這話太猛太可怕耶,老師最開始說的這個,到底是真的、以後故事會提及,還是沒有那麼誇張、變成矛盾衝突點呢?姑且我先用就是了XD

 

繼續說回關係,再來零被打敗,設想不是一被打倒就變成現在老頭樣,而是慢慢地,接著涉也被打敗,從官方小說番外Daydream涉在舞台上拉住英智要倒下的身體時,涉就注意起這個打敗他的人,零那時設定也在場觀看,看到那一幕其實心裡某種東西就開始發酵,以此為契機,兩人關係逐漸改變,零內心深處早知道,涉對英智感興趣、被吸引去目光那刻起就已經變了,就像自己遇見涉那樣,但他不願接受,忽視心裡的聲音,所以才說選擇逃避。

 

涉變得會笑、有了更多表情,這些細節對於十分在乎涉的零自然都看得出來,可是他依然裝作沒看見,這種思想上的轉變跟他落敗也有關,加入fine是最大轉折點,零無法再逃避、自我催眠下去,涉和他記憶中的涉不同了,於是他正式避開涉,等到看見涉和英智在一起行動,原本被他掩蓋的那些念頭、想法才終於去面對。

 

即是零等奇人和涉同類,所以雖然可以相互理解在一起,可是涉這個長久孤獨寂寞的天才,潛意識仍渴望有人拉他回地球上,體驗、接觸更多常人的種種,而不是劃分在、呃,一個凡人外的區域(即使那裡有人陪伴他),零以為他可以當拉住涉的那隻手,然而全部都是錯覺,只不過感覺太真實讓他這麼以為……我的腦洞說得連我自己都看不太懂……

 

於是就為遊戲中兩人零互動、明明同是奇人兼好友,卻無半句對話給出自我解釋,因為零有意避開涉,至於涉,他不可能察覺不出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零要這樣做,但零不想見他,他就遵從零的意思……這麼看好狗血啊,涉也不主動,不過這關係到涉是怎麼想。

 

簡言之,零決定和涉分開後就是真正變成老爺爺啦,這時候會想零要是當初強勢點、主動點,搞不好兩人就不會迎來這種局面,不過實際上就像遊戲中他既然認為五奇人是惡、那時候混亂,那麼表示他可能認同英智打敗他們的行動,那麼才導致性格情感上退縮……(什麼邏輯)不過我在文中寫對現狀稱不上認可的意思是,零認同平復混亂,但之後被學生會統治管得死死是錯的。

 

總之虐了零……有這種感覺(別打我),然後如文章提醒,是努力以零的視角去寫(雖然好像沒成果……),因此對涉描述自然不多,他是怎麼想自己和零的關係呢?我有空再來講好了(

 

歡迎大家和我一起討論,六月中開始碼,碼了一個月,真的太難寫了!!寫得亂七八糟真是憤得想直接delete(抱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斗 的頭像
夜斗

忘卻の彼方

夜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