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章CP:鶴へし

 

 

推開手入室的門便看見那個一身白的男人靜靜地躺著,へし長谷部關上身後的門,走到對方旁邊坐了下來,現場一片安靜。

 

「我可沒打算給你驚嚇喔。」

 

良久,打破沉默的是鶴丸國永,按過往他會假裝快不行、表現得更虛弱,甚至讓來探望他的人以為將要死去,但現在他與眼前這人的關係不一樣了,適當的玩笑話可以活躍氣氛,然而哪些玩笑不能開他還是懂的。

 

長谷部注視著鶴丸,後者膚色本來就白,此刻又多了幾分病態的蒼白,即便靠依賴礼迅速修復了,流失的體力卻得用好好靜養來回復,鶴丸發現正坐的人面色更難看了,曉得他在想什麼,帶著微笑開口。

 

「一期和厚跟你們說是重傷吧?其實沒到那種程度,頂多中傷而已,主上也立刻用依賴礼,只要休息睡一覺就又精神百倍啦,別太擔心。」

 

「我看得出來。」長谷部回道,一開始聽到一期一振和厚藤四郎的描述,他擔心得立刻拔腿就往手入室奔,在見到鶴丸後,縱使身體修復完,亦看得出傷勢沒想像中的大,一顆吊著的心終於稍微放下來,「但你還是受了中傷的程度,保護同伴是正確的,可要是反倒讓自身陷入危險中,讓大家也擔心就是本末倒置。」

 

長谷部能想像當時鶴丸一定是用堪稱胡來的方式,不然以對他的實力了解,哪可能輕易就受中傷,當然自身不在現場,實際情況是怎樣無法擅自下定論。身為隊長的一期一振會去向審神者報告,是可以去問主人或者一期一振,不過並不打算這麼做,再次令一期一振和厚感到自責不需要,況且鶴丸沒事已經足夠。

 

緊繃的弦到底還是鬆開了,長谷部雙手放在鶴丸身上趴著,聲音細微到讓人以為沒講話,「別再讓我擔心了……鶴丸。」

 

「……知道了,下次我會更注意。」鶴丸閉上眼,用空著的左手撫摸長谷部的頭髮。

 

從指尖便可以感受到屬於鶴丸的溫柔,長谷部留戀貪婪著想要更多,最初的他並不是這樣的一個人,縱使跟任何人都能自然相處,仍令人覺得有道牆形成距離感,唯有主人可以被他放進心裡。

 

隨著時間流逝,長谷部不是感情遲鈍者,他總會察覺到有幾個人看待他的眼神帶有其他異樣的情感,但他不在意,只要不妨礙自己就隨人去,直到發生一起意外,以及伴隨而來的告白,至此維持許久平穩的現狀宣告被打破。那位引發意外的當事者正是面前這人,最先告白的是鶴丸,然而喜歡最久的卻是——

 

「!」長谷部瞬間驚醒,一不注意就陷入回憶中,接著睡意湧現,趕緊讓身子正坐,現在可不是回憶的時候,「抱歉,差點睡著了。」

 

「哎呀,就這麼睡著我是無所謂。」鶴丸笑了笑,他說的是真話,看著長谷部的睡顏是件很享受的事情。

 

「不想打擾你靜養,需要些什麼嗎?我去弄。」

 

「那麼幫我口交?受傷醒來後看到你,心癢起來呢,可惜無法做。」

 

這次鶴丸就是在說玩笑話了,果不其然看見長谷部額上冒出青筋和黑線,心裡一陣大笑,準備表示只是鬧著玩時,卻疑惑後者接下來的動作,先是嘆口氣,接著脫下白手套來到他兩腿間,眼看正要拉開自己的褲頭,鶴丸驚叫。

 

「叫什麼?」

 

「長谷部你在做什麼!」

 

「看不出來?還要玩裝純潔這一套?」

 

「不不,我是說你真的……要幫我?」鶴丸這下確信對方是要幫他口交了,但一開始壓根沒預料長谷部居然會答應啊,所以他才敢捉弄人家,「我只是開玩笑,你不必真的做啦……」

 

「……無妨。」長谷部無言三秒鐘後給出回答,心想鶴丸若能舒服或許有助於精神恢復,而且……「現在主動權在我手上。」

 

語落不等身下人回應,拉下褲檔拉鍊掏出那根尚在沉睡般垂軟的性器,用手指輕柔的按摩,只是被愛人的手指觸碰,鶴丸就感覺到有股熱流逐漸往那裡流去,長谷部來回舔著柱身,含住一顆囊球繼續舔弄,他會的技巧並不多,而且大多都是看鶴丸、光忠、倶利伽羅有樣學樣,或是在不斷替這三人口活中漸漸學會點訣竅。

 

把整根器物送進嘴裡,努力吞向更深處,似乎嫌垂落的鬢髮礙事,長谷部用手把頭髮撈到耳後,這個動作鶴丸見了呼吸加重,真是色氣極了。

 

長谷部使勁吸吮口中逐漸脹大的欲望,不時用牙齒啃咬著龜頭,感受到鶴丸急促的喘息聲,便更加賣力吞吐,不一會就釋放在嘴中,索性把濁液吃了下去,擦了擦嘴角抬頭望向鶴丸潮紅的臉龐。

 

「沒想到長谷部的技術有進步呢,不錯……唔!」剩下的話因為突然的疼痛悉數吞回肚子,鶴丸無奈地看著自己的分身被人握住,對方還掛著笑容,決定不要作死。

 

瞧鶴丸老實了,長谷部才鬆手,湊上前親了親那略乾澀又泛白的嘴唇,隨後邊清理邊說:「乖乖休養,我該離開讓光忠、倶利伽羅來看你了,他們一定非常擔心。」

 

「他們真的很體貼,知道要給你空間。」

 

「是啊。」斂了斂眼眸附和道,心底湧上對那兩人的感謝。

 

於是待一切弄完,長谷部退出手入室,叫了光忠與倶利伽羅以後,準備往房間走去,途中遇到一期一振。

 

「長谷部殿。」

 

「一期,你的臉色稍微好點呢,看來已經沒放在心上了。」

 

長谷部從光忠和倶利伽羅那聽來關於一期一振的自責,當然他對此也覺得自責是完全不必要,至於厚那邊,打算等會也去關心一下。

 

「嗯,我沒事了,謝謝關心,鶴丸殿怎麼樣?」

 

「那傢伙休息睡一覺就會好得差不多。」

 

長谷部看一期一振沒開口,覺得疑惑仍耐心等待,隨後對方伸出手,在將要靠近臉頰撫上之際卻放了下來。

 

「怎麼了嗎?」

 

「啊,不,以為長谷部殿的頭髮沾上白色東西,結果是我看錯。」

 

一期一振不好意思地微笑,而長谷部聽到前句先是顯露點吃驚,再聽完後半句則暗自鬆了口氣,認為沒事便和前者道別。

 

凝視已經消失於視線裡的身影,垂下頭望著自己的手,握緊又鬆開,最終搖搖頭,露出一絲自嘲、無力的笑容,轉身離去。

 

 

 

To be continued

 

 

抱歉拖了半個月,在上篇寫完的一星期後就已經想好這篇要寫些什麼了,但還有別篇同時著手,因為那篇卡住,連帶沒心思更這裡……最後決定還是乾脆先把這篇寫完。

sama說喜歡看女性把側邊的頭髮撩到耳後,因為很色氣,我也喜歡看男人做這個動作(前提是啥就不必說了吧XD),然後加了點字母才顯得字數多(也沒多多少好嗎

怎麼感覺最後虐了一期?不不不,那是錯覺!很快就會進入新戰局!一期尼會享受到哦!但接下來刀亂部分想先把之前別人點的文寫完,但今天臨時又有新的想寫,估計就……7月一來手頭有3篇啊!這還不包括目錄裡寫到的預定坑!嘛,順其自然一切都慢慢來唄www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斗 的頭像
夜斗

忘卻の彼方

夜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