犒賞自己,自割腿肉(什麼邏輯),因為純粹練習燉肉,如果覺得人物ooc,呃,不是錯覺但請別介意!

時間點在主線會長歸來對UNDEAD公開處刑之後,會長黑化有。

新手司機開車,乘車身體不適一概不負責,以上都可接受者再上車,感謝!

 

 

當朔間零的手握上輕音部室的門把時,便知曉今晚有客人來訪,推開門不出所料一股強勁的力道把他拉進裡頭。

 

朔間零被壓在門上,嘴唇傳來毫不陌生的觸感,任由一條舌頭靈活地進入自己的嘴中,舔過每一吋可以舔到的地方,在口腔內肆意掃蕩,直到唾液從嘴角滑落,才結束這個深吻。

 

「沒想到你也會來這招,皇帝陛下。」朔間零擦了擦嘴角輕笑著開口,看著出現在面前的夢之咲學院最高權力者‧天祥院英智。

 

「總是要嘗試各式各樣的事情,這樣生活才不會無聊不是嗎?」

 

「看來心情很好呢。」

 

「是啊,畢竟今天在大家面前處刑了UNDEAD。」天祥院英智的嗓音裡的愉悅十分明顯,伸出雙手撫摸朔間零的臉頰,「吶,零,做為懲罰的那個約定在今晚兌現,可以吧?」

 

雖然是詢問的語氣但壓根不存在拒絕的選項,朔間零闔上眼,半晌,「好。」

 

 

老實說朔間零不喜歡在自己睡覺的棺材上做情事,然而對方絲毫不理會,幸好只是躺在棺材蓋上,要是在裡頭做了,事後處理肯定更麻煩。上身脫到剩下一件襯衫敞開,由於不常暴露在陽光下,朔間零的皮膚很白,天祥院英智從臉頰一路向下親吻,耳垂、脖頸、鎖骨都留下痕跡,一手伸到後面摸著背,一手搓揉著乳尖,不時按壓又拉扯,在力度加重下挺立,嘴來到胸前將另一邊紅纓含住,輕輕吸著然後牙齒用力一咬,朔間零輕哼一聲。

 

……還是這麼玩啊。」

 

對於天祥院英智的玩心朔間零一向樂意配合,不論是在性愛上或是其他事——只要不觸及他的底線。臉上泛起潮紅,他不刻意壓抑聲音從喉嚨中泄出來,知道身下的人感覺起來了,天祥院英智笑了笑,放過被玩弄到腫脹的乳頭,手指下探把對方褲子解開,連同底褲滑到腳踝邊。握住尚未勃起的性器上下套弄著,拇指刮過頂端不斷摩擦,鈴口開始分泌出液體。

 

「零你知道你現在有多麼性感誘人嗎?」天祥院英智用滿意的目光注視因為自己,朔間零的身軀遍佈吻痕。

 

然而朔間零經歷了久違的性事,逐漸湧上的快感使得大腦模糊,沒有聽見天祥院英智的話,自顧佩服皇帝陛下對他的身體還是這麼熟悉,一下子就把感覺給撩起來,「唔!」忽然感到吃痛的叫了一聲,回過神瞥見天祥院英智用手指彈了彈已經抬頭的分身,「做什…………

 

「零不專心那可不行,在想什麼?」

 

「吾輩可是想著你的技術一如過往的好,完全沒退步呢。」

 

「原來如此,是這樣啊,抱歉誤會你了,作為賠償……

 

語落,朔間零便感受到自己的分身被包裹在溫熱的口中,天祥院英智的舌尖掃過小口在前端打轉,探進裂縫中一點又退出,同時也沒忘記用手指輕輕捏揉著兩個囊袋,朔間零感到舒服的發出更多低吟,半瞇著眼望向天祥院英智用濕軟的舌頭專注舔弄的模樣,伸手插進對方頭髮裡,按住腦袋讓他把陰莖吃到更深處。天祥院英智見狀更加賣力含著送往喉嚨,直到感覺口中硬物準備要釋放時,鬆口退出來,按住前端鈴口。

 

「嗚唔…………」快達到高潮卻無法獲得解放,朔間零沒好氣的看著天祥院英智,瞭解這是慣例行為,可是不代表他能欣然接受,「你這樣……還算賠償嗎……


         「嘿嘿,看你的眼神知道你有舒服到那就夠了,不能比我先早先射嘛!」天祥院英智露出純良猶如天使的笑容,但手上的行為無疑讓人惱火,拿起落在一旁的領帶綁在朔間零高高翹起的分身上。

 

掰開大腿,穴口毫無遮掩展現在天祥院英智面前,縱使不是第一次被這樣看,朔間零依然覺得難為情想闔上腿,然而天祥院英智用力使他不得動彈,嘴角勾起一抹淡笑,朔間零立刻明白他要做什麼,正打算出聲卻只能倒吸一口氣,對方俯下身伸出舌頭舔上後穴,濕潤著緊緻的皺褶,然後試圖進去,惹得朔間零打了個顫慄,舌尖模仿著交合的動作一進一出,即便想忽略,全部神經都集中在下身,這種刺激逼得他僅存的一絲理智快崩潰。

 

「嗚……英智……直接進來……

 

聽聞朔間零的話語,天祥院英智放過他把舌頭撤出來,「我清楚你是很抗拒這種事才叫我直接進去,如果用普通的懇求,搞不好會更想捉弄一番,不過那麼久沒做,我也不想太欺負零呢,擴張還是要好好做,畢竟要是受傷可不好了。」

 

從衣服的口袋裡拿出潤滑劑,倒出一點在手上,沾著冰涼液體的手指先是在穴口繞著圈,然後一指節先伸進去,確認朔間零接受異物的狀況後,把整隻手指都插進去,溫柔又十分耐心做著擴張,手指的數量由一根增加到三根,按壓細嫩濕熱的腸壁,刺激得朔間零蜷起了腳趾,見開拓的差不多,天祥院英智撤出手指,取而代之將硬挺抵在後穴前。

 

「零,我進去了?」

 

難得沒有直接插進去而是詢問他的感覺,其實朔間零早已被激發起的慾望磨得全身難耐,於是揚起一抹淺笑催促天祥院英智趕緊進入,後者得到回覆便扶著朔間零的腰,緩緩將分身推入,直到兩人完全貼合,開始動了起來,耳邊傳來身下的人細碎的喘息聲,對天祥院英智來說是股魔力,促使他加速抽插,並藉著過往的記憶尋找令人瘋狂的敏感點,突然朔間零的聲音拔高音調,天祥院英智立刻朝那裡猛烈頂弄。

 

朔間零被操的生理性淚水直流,伴隨疼痛,完全陷入情慾的漩渦,身體裡每個細胞都在叫囂著,似乎想要索取更多快感,朝天祥院英智伸出雙手,明白對方的意圖,天祥院英智把身子向前讓朔間零能緊緊抱住他的肩膀,抬眼望見那雙最愛的血色雙眸,此刻因為自身的動作,染上情欲變得迷濛更加美麗,天祥院英智覺得內心被大大的滿足感給填滿。

 

好熱……

 

滾燙的性器在自己的體內不斷衝撞著,每次磨過前列腺都導致一陣陣酥麻的電流竄上背部,讓朔間零忘我的呻吟,腰部跟著擺動,原本白皙的肌膚早已一片通紅,想開口說些什麼,但從唇中泄出盡是哭喘聲,天祥院英智了然撥開濕潤的瀏海,親了親他的額頭,隨後語道:「這就讓你釋放。」

 

解開束縛朔間零的性器的領帶,用手擼動一會便釋放出來,隨著高潮,後穴的緊縮讓天祥院英智深深一頂,全數射在裡頭,然後將分身退出,整個人高興地趴在身上。

 

 

當朔間零恢復意識,視線向下看見天祥院英智躺在懷中,想起不久前做完之後這個人連事後處理都不管,任性的抱著自己入睡,後面的精液為了不讓它流出還必須臀部夾緊,有些懊惱在做之前忘了要人戴上保險套,而且就這麼放著也很不舒服,然而他並不想打擾身前的人的睡眠,思索著再晚點時間把人叫起來好了,抬手輕撫天祥院英智淡色的頭髮,眼底浮現柔和的神色。

 

「歡迎回來。」

 

 

 

Fin

 

先說明一下,因為自創角是在讓人提不起勁,而第一次寫字母文想讓人產生不錯吃、這對CP萌之類的想法,所以決定把攻改成性格比較相接近、好進行更改的皇帝大人www接下來的後記基本不變www

 

哦耶!終於到每次寫文最想寫的地方了!(握拳)真是愛死後記這種東西,如開頭提醒所說,因為第一次自己去投履歷(雖然最後沒成功,但那是之後的事了),所以給自己點獎勵,嘗試寫了肉,這邏輯真是莫名其妙哈哈哈,寫的途中完全能體會別人說吃自己產的肉食之無味的感覺了,根本眼神死的在碼字orz

 

過去每次要寫H都因為太哈茲卡西而棄掉,但這次努力給它熬過去了!真的超耗費腦力啊,全身都被榨乾……可是當寫完以後,有點慶幸自己堅持下來呢,在創作之路上有了突破!(握拳again)

 

按慣例講花了多少時間,4/23晚上構思,期間前天和昨天沒動,今天中午完成,這麼看第一次產肉居然花的比我所預想的時間還少就完成啊!感動TUT

 

故事中會長和零的關係哦,有人感興趣我再講,然後英智的身體狀況良好,再加上心情佳,ML是沒問題唷(藉口

末尾那句歡迎回來,即是指皇帝歸來啦!總之,這鍋很柴的渣肉,如果能吃的開心,十分高興!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夜斗 的頭像
夜斗

忘卻の彼方

夜斗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